您好,欢迎光临濮阳市清丰县国土资源局网站! 今天是:2018年07月31日   无障碍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开 > 科学普及 > 正文

九寨沟和精河为什么会发生地震?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6日 08:43:44

【 字体: 】 【 打印本页

【内容摘要】 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8月8日晚间发生7 0级地震,8月9日清晨,新疆精河县又发生6 6级地震。那么,这次九寨沟地震和新疆精河地震的原因是什么?

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8月8日晚间发生7.0级地震,8月9日清晨,新疆精河县又发生6.6级地震。那么,这次九寨沟地震和新疆精河地震的原因是什么?

据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陈会忠和中国地科院地质研究员、国土资源首席科学传播专家苏德辰分析,这次地震发生在我国地震活跃的南北地震带上。南北地震带是我国大地震多发地区,近年来汶川、玉树、卢山、鲁甸、景谷等地震都是发生在南北地震带上。这次地震发生在巴颜喀拉块体北部东昆仑断裂和塔藏断裂与东部龙门山断裂的交汇处,说明巴颜喀拉块体边缘活动剧烈。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地震预报部主任蒋海昆说,从断层活动类型来看,这次地震是水平推挤,即“走滑型地震”。这也是中国大陆最常见的地震类型。巴颜喀拉块体正面推挤产生了“5·12汶川地震”,这次地震则与该块体南东向推挤有关系。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徐锡伟说,本次地震震中位于岷江断裂、塔藏断裂和虎牙断裂附近,推测发震构造为塔藏断裂南侧分支和虎牙断裂北段。这次九寨沟地震的真正原因还是来自印度洋板块对亚欧板块的冲击。

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分析称,从动力源上来说,这两次地震的动力源相近,中国西部地震主要成因都是受到印度板块向亚欧板块的挤压,导致青藏高原向北向东推移,从而造成青藏高原周边地震频发。从具体地震带来说,这两次地震并不在同一个地震带上,九寨沟地震处于龙门山地震带,而新疆精河地震处于天山地震带。孙士鋐说,2008年以来,中国一直处于地震相对频发期,四川新疆连续发生较强地震也再次说明,这个频发期仍在继续。

孙士鋐说,这次阿坝州九寨沟地震并不在汶川地震的余震期,所以两次地震没有实际的联系。此次地震发生的地方,在历史上地震比较多。中国地震台网中心数据显示,此次震中周边200千米内,近百年共发生5级以上地震49次,最大震级是1933年8月25日阿坝州理县叠溪发生过一次7.5级地震,裂度为10度,距离此次地震震中大约只有100多千米。蒋海昆说,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大陆地区发生的7级以上地震主要发生在巴颜喀拉块体,近年来地震集中发生在该块体的东段,也就是四川盆地。

中国地震局预报研究员陈会忠认为,“巴颜喀拉板块以长条形从新疆帕米尔高原一直延伸到四川的龙门山断层,是近几十年来地震最为活跃的地区,汶川地震、芦山地震、玉树地震都与此相关。严格来说,南北地震带随时都有发生强烈地震的危险,实际上四川、云南都比较活跃,基本每年都有6级以上的地震,每隔5年到10年就有7级地震,说明南北地震带还是非常活跃的。”而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秦四清也表示,九寨沟地震与汶川地震为同一岩石破坏过程中的事件,“显然两次地震密切相关”。此外,多位地震专家还表示,南北地震带南起云南和四川,向北从甘南延伸至陕西、宁夏、内蒙古西部、新疆东部最后到贝尔加尔湖,这一地震带上发生强烈地震的可能性仍很大。

针对公众关心的本次九寨沟地震是否与汶川地震有关的疑问,陈会忠表示,“如果说两个地震之间的联系,我只能说汶川地震和九寨沟地震都是发生在巴颜喀拉板块的边缘地带。”陈会忠解释称,除了印度洋板块、欧亚板块等全世界几大一级板块外,科学上还有二级板块的概念,中国内陆分为六大二级板块,其中巴颜喀拉板块是近10年来地震活动最为活跃的地区。

对此,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高建国表示认同,“当然有两种说法,还有的说没有联系,我认为是有联系的,汶川地震不是点源地震而是线源地震,九寨沟也位于汶川地震的九度烈度主震区。”而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秦四清也表示,“只要是发生在同一个区的地震,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秦四清表示,岩石力学实验表明,岩石变形破坏过程可分为微裂纹闭合阶段、弹性变形阶段、稳定破裂阶段(开始产生微裂隙)、非稳定破裂阶段(微裂隙丛集)和峰后共5个阶段。加载时,岩石破裂导致声发射(微破裂或微震)事件发生。加载初期,微破裂在空间呈现均匀分布特征,当加载至体积膨胀点时,微破裂丛集,震群事件开始发生,震群事件是岩石宏观破裂前监测技术可识别的唯一地震活动性前兆。峰值强度点以前发生的系列破裂事件标志着岩石处于能量积累阶段,峰值强度点及以后发生的系列破裂事件标志着岩石处于能量释放阶段。秦四清表示,2008年汶川大地震是该区域第3锁固段体积膨胀点事件,当演化至峰值强度点时,将再次发生里氏8.0到8.3级的标志性地震。而2013年芦山7.0级地震与2017年九寨沟7.0级地震,是第3锁固段自体积膨胀点后向峰值强度点演化过程中发生的中间过程事件,与汶川大地震一样,均为第3锁固段破裂事件。

中科院地质所博士后、流体地球科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梁光河长期从事矿产资源勘探、大地构造及地震成因机制研究,曾深入研究了汶川地震的隐爆成因机制及成矿过程。他认为,众多证据说明,大地震往往是一个地下深处沿着断裂带的爆炸过程,地质上称之为“隐爆”,其主要能量来源于地下带电超临界流体。地下深处存在高温、高压流体,这些流体以水为主,其中溶解有很多矿物成分,包括盐类、气体以及多种金属矿物。在高温、高压下,水处于超临界状态,而且会发生电离,就好像没有安全阀的高压锅一样,一直处于缓慢加热状态,咕嘟咕嘟冒着泡儿,这就是平常地下的“微震”。地球上的微震很多,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次。但一旦压力积累到临界状态,就会把高压锅冲破,进而发生爆炸。这就成为高压冲破地下板块的裂缝而发生的大地震。

未来川西地区发生强烈地震的概率极高的观点也得到了多位专家的认同。秦四清说, “汶川地震区在玛多-阿坝一带,将是未来强(大)震的高发区,因为这一带断裂规模大,且有多个地震空区。”陈会忠也表示,川西地区位于南北地震带上,另有两条地震带分别从贝加尔湖往西延伸至新疆西部、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从巴基斯坦延伸至中印边界、缅甸,共同构成了中国-蒙古大三角地震区。“这个地区肯定是中国发生强烈地震的危险区之一,当然中国发生强烈地震最危险的是台湾、西藏南部这些地区。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地震最危险的是西藏南部,第二是台湾,第三是云南,第四才是川西地区。”

对于为何不能准确预报地震的问题,陈会忠表示,地震预测整体在科学上尚未突破,但可以依据现有的地震带分布资料未雨绸缪。据介绍,中国地震局年初已将甘青川交界列入《2017年度全国地震重点危险区》。年度预报有一定察觉,认为甘青川交界可能发生6.5级以上地震,但没有短临预测,也就是说,近3个月内并未发现地震活动异常。中国地震局的专家坦言,地震预测是世界公认的科学难题,中国的地震预测水平较低,年度预报成功率在20%~30%,短临预测成功率更低。

 


  设为首页  |  联系方式  |  用户登录 

版权所有©清丰县国土资源局

地址:清丰县政通大道中段西侧 邮编:457300

电话:0393-7237567

  政府网站标识码:4109220008    备案序号: 豫ICP备09032365号      豫公网安备 41090202000252号